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苏鑫 > 山西的黎明静悄悄——2011年7月13日

山西的黎明静悄悄——2011年7月13日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这部苏联老电影,有点像如今刚刚完成煤炭整合以后的山西。所有人都知道,黎明的背后并不平静,但表面上,一切都显得波澜不惊。今年5月,山西省对外宣布历时两年的煤炭整合已宣告完成,70%煤炭已实现规模化和国有控股。尽管,在山西展开整合之初,人们对煤炭整合可能释放出来的大量资金有各种各样的预测,如来自山西省官方预测将有6000亿左右资金从煤炭业撤出,而德意志银行一份报告对此大胆预测超过万亿。但是,无论是银行还是市场,似乎都并没有看到这个巨大钱流的踪影,山西民间资本仿似夜幕下的大军。

    山西省央行一位领导表示,在煤炭整合的过程中,银行贷款存量并没有发生明显的波动,这可能是因为支付出来的资金,只是在省内周转,并未一下子流进流出。而近两年来,北京房市来自山西的投资客户,不仅未出现增多,反而有下降的趋势。

    这个现象也许说明,煤炭整合流出的资金并没有原本人们预期的那样多,因为,一些资金并没有真的给到能源企业主手中,而是延期或以股权方式支付。而更重要的是,在失去煤炭这一十分暴利,并能够不断贡献利润的主业之后,山西能源企业主投资趋向谨慎了,即使是投资其感觉最为安全的房地产,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豪爽的一掷千金。山西能源企业主为剩余资本寻找安全出口的固有心态正在发生着微妙的改变,他们更倾向于在退出已变为国有垄断的煤炭行业后,寻找一种新的身份,一个新的行业。新的投资往往带有二次创业的色彩。

    今年初,来自山西的晋商资本以基金形式买下北京丽泽商务区拍出的第一块土地,尽管土地成交金额不到10亿元,但这一现象却预示着山西民间资本正在朝着崭新的方向发展晋商资本主要来自临汾,而临汾因一系列煤炭安全事故是山西省最早展开煤炭整合的地区,大部分民间资本已在整合初期便纷纷撤出煤炭,转向其他领域。这反而促成临汾民间资本演变出更加灵活多变和趋向成熟的投资形态,从而演变出基金的形式。

    尽管,在煤炭整合后,山西民间资金也在寻找投资实业的机会,但与煤炭的高利润相比,任何实业都显得不具吸引力。而且,已经习惯于较为简单的赚钱方式的资本,很难再变得勤快起来。民间资本对其不熟悉的行业,几乎不敢轻易涉足。这一特点造成山西民间资本在撤出煤炭后投资渠道依旧较为狭窄,主要仍以煤炭、土地、房地产以及酒店行业为主。

    根据此次调研观察到的一些个案判断,有一部分民间资本随一同撤出的温浙资本奔赴能源新区域如陕北、新疆继续开采煤矿,还有一部分则留在本地,兴建五星级酒店或综合高端会所,基本沉淀为利润微薄的固定资产,还有一部分则投资土地,这一房地产的原材料。投资土地除在山西境内,还包括北京、海南等地,上述晋商资本买下丽泽地块也是间接购地的一个例证。不过,山西民间资本投资土地的主流方式是待土地升值后转手,或者直接持有核心区域的商业物业,转向房地产开发的民间资本还比较少。

    尽管,由于煤炭整合对山西民间资本的影响非常直接,在活跃程度上,山西民间资本远逊鄂尔多斯,甚至是刚刚兴起的陕北,但从规模上仍远超过这两个地方,据民间资本调研组根据山西省央行存款余额及民间投资等数据的综合推算,山西民间资本规模在1万亿以上。但是,这些资金大量的外流至其他省份,并没有留在山西。资本外流也是困扰山西发展的一个主要因素。与鄂尔多斯富人更愿意居住在鄂尔多斯不同,山西富人的心态则是逃离山西。他们会把在北京置业当作首选。北京比山西,更令他们有安全感。

    这种资本外溢的现象,也令太原,这一山西的省会城市的发展显得有些滞后,房价也一直维持在较低的水平,直到去年,才出现较为明显的上涨。而这种资本的外溢,也造成北京、海南等特定区域的高端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项目仍旧是山西民间资本最主要的投资渠道,因为民间资本几乎没有其他更多的选择。

    在缺乏更好出口的情况下,煤炭整合后的山西民间资本正在向基金等资本证券化的形式进化,尽管,进化的速度也许仍旧有些缓慢。但是,与鄂尔多斯等新兴民间资本不同,山西民间资本显然更易于接受资本证券化的概念,将钱交给更专业的人士进行投资。山西是中国最早形成金融雏形的地区,在文化上,有丰厚的商业文明底蕴。这也是民间资本金融创新的基础。

    也许未来,基金真将成为山西民间资本的一个发展趋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