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苏鑫 > 三十年后室友再聚首

三十年后室友再聚首

 

"湖州站到了,请到站的旅客下车"我猛然从恍惚的回忆中醒来,急忙背上双肩包冲向出站口。毕业三十年后寝室同学再聚,我为什么在高铁上又想起毛猴礼物?

 

我们学院就一个系一个专业一个班,大学时的寝室号是415,有八张床但有九个室友。

大学毕业前同学都要互送礼物和寄语,我跑到北京,找个手工艺人,请他做个特别的礼物。这位大师让我留下室友合照,和我闲聊他们各自特点。一个月后就收到了九份一样的礼物。是一个小玻璃盒子,摆放着四组上下铺和一个长条桌,是模仿学生宿舍的布置。但主人公是九只毛猴。有个戴头冠的,有个毛猴脚踩足球,有个毛猴额头的毛发明显稀少,还有戴厚底眼镜的,有坐在床上看情书的,还有躺在上铺戴耳机听英语的,还有个毛猴手大,再有叼着烟卷的,还有个牙齿突出的。还附上了一张明信片,写到"性格决定命运"。我觉得这位大师神神叨叨的,他难道会算命不成,这些小小毛猴真能预示着我们的命运?

 

G同学--创业是为了修炼

这次聚会的组织者是G同学,就是我们寝室的第九个室友。他在大二就转学到吉林工大汽车专业,因为其父是中国第一个汽车行业的工程院士,子随父业吗?我是与415寝室关系最近的同学,自然是第一后补了,如愿加入。

G同学个头不高,球踢的好,人长得英俊,大学期间总有女同学租了场地请他打羽毛球。那个踩着足球的毛猴自然是他了。但他并没有成为足球运动员,近年忙碌很少踢球了。大师的预判准吗?

07年他就随着父亲一起在长春创业了,是汽车咨询行业,帮助国际大厂做汽车电控悬架系统的技术顾问和实验检测。两年前发现找他们咨询的国有品牌的新能源车小厂成为了主力,他敏感的预测到有个大商机。遍访长三角的产业园,最后落地宜居的湖州。新能源车没有了发动机卡脖子,反而成为中国弯道超车的机会。新能源车更关注驾驶的舒适与节能,而电控悬架系统不仅能大幅减振还能通过AI保持车身处于最佳高度和姿态,行话叫天勾原理(车子的姿态像有钩子挂在天上,就像抱在身上的公鸡不管你怎么动鸡头都能保持平衡态)。两年前他举家来到湖州,开始二次创业,新公司才成立两年,估值已二十亿了。

在湖州的西山漾湿地公园漫步,大家闲聊大学生活的往事。我好奇他二次创业的经历,紧走两步赶上G同学,问他:"你为什么二次创业,还远离家乡?"

"我坚信新能源汽车有巨大的机会,湖州有更好的制造业基础。"

我再问:"我了解到即使获得多轮融资,能活过五年的公司也不到10%。你知道这个比例还创业吗?"

"为什么不呢,我相信自己处于10%行列!"

我又问:"如果十年后公司倒闭了,我那时再问你同样的问题,你会怎样回答?"

他愣住了,沉默了一会儿。"你是在问我如何定义成功吧?在我看来做想做的事才不后悔,过程是最重要的,创业过程也是一种修炼吧。"(大师把他化身踩着足球的毛猴,是暗示G同学一生会做他喜欢的事吧)

我放慢了速度,一个人落在队伍后面,凝神望着湖中展翅的黑天鹅。

G同学变的更自信更有主见了。我们好久不联系,只是在同学群里偶尔互动,这是同学关系的常态即第一种关系---正常关系,但他做的事说的话都会让我牵挂。

 

Z同学- -最有人缘的人

Z同学是呼和浩特人,眼睛不大,说话慢条斯理。他还有个特点额头宽阔,上方的头发也少些。那个额头毛发明显稀少的毛猴自然是他了,大师把他模样捏的独特,是否预示着他命运也非常不一样呢?

他大学期间成绩中等,不是爱读书的人,但对考研却十分热情。如果我说他考了五次硕士,大家不一定相信,我数给你看。大学毕业时考过一次。毕业第二年我到上海出差,在校园碰到他背书包去教室,说又报考研究生了。几年后我们都在北京工作,他看到我报考人大的MBA,就报了北大的,结果我们双双没考上。又过了几年,我读了中欧EMBA,他又坐不住了,报考了有合作关系的北大EMBA,结果笔试没通过。第二年再报考,笔试顺利通过但面试没过。等来年再报考,自信心少了,通过关系给校方打了招呼,面试顺利通过。在酒桌上,我历数他五次考研经历时,同学无不哈哈大笑。他呢,只呵呵笑,端起酒敬大家,讲起他和我的缘分故事。

毕业时他分到省会老家的招标办,领导正好是老校友,拉着手语重心长的说要好好栽培他,不久就被送到村里挂职锻炼。几个月后Z同学觉得不对劲,就递了停薪留职的申请。他想去深圳打工,当时火车票难买,找我帮忙。票搞定后,我给他长途电话,告知是第三天的票,让他到我家取票(当时我还在涿州工作)。但当天下午帮买票的朋友又来电说,票的日期说错了是第二天傍晚的,我头嗡嗡作响,这下坏了,当时没有手机,Z同学已经在来北京的火车上,按约定他第二天中午到我家取票,再赶回北京。如果按照原计划,他注定赶不上去深圳的火车的。既然已出了票我还是要去北京取的,已是中午了,希望尽快赶上最近一班回涿州的火车。我精神萎靡的挤上车厢,这时听到一个熟悉的慢条斯理的声音与人唠家常。抬头望去是他,Z同学。"快下车,否则去深圳的车票就泡汤啦!"

讲完故事,他又敬了一杯酒。然后又娓娓道来他和其他同学的奇遇,有在机场候机时碰到的,有在深圳酒吧碰到的,有在出差时酒店大堂碰到的… …

我总结和Z同学的关系是缘分关系,这是第二种同学关系吧。

 

Q同学- -与他讨论什么是幸福

Q同学是我们寝室唯一在官场上游走的。他个头中等,脸庞消瘦,还保持着学生时代的中分头,头发浓密显得很年轻,但有了明显的眼袋。他还是我们寝室学历最高的,有着规划和马列主义的双博士。他领导能力强,大学期间是校学生会副主席。这个戴头冠(像官帽)的毛猴就是Q同学的化身,确实预测了他的命运。

Q同学刚毕业时,回到省会家乡从政。开始很顺利,不过十多年光景就成为规划局的一把手。然而后来仕途就不顺了,几次被提拔为副市长的机会,都阴差阳错的丢了。

这次行程安排了去南浔古镇游玩,我去过几个古镇印象都不好。但南浔不一样,不仅看到发达的水系,还参观了大户人家的老宅。不仅沿河的路宽敞,还有不商业化的街道。在古色古香的小镇,晚餐后安排了船上夜游。

两岸霓虹灯闪烁,照在湖面上,照在我们脸上。我挨着Q同学坐,我俩就聊起来了。

"当官不容易,你主政一方有什么故事,说来听听吧。"

"故事多了,从哪个讲起?"

"印象最深的吧。"

"她是泼妇,在闹市区的马路上建了小房子,是违规的。但谁也不敢拆,因为他曾跑到当地国宾馆上访过,还碰巧撞到了国家级的大领导。留了秘书电话,动不动就告状!"

"那咋办?"

"还能咋办,拆呀!但不能强拆要讲道理。""'我和她说了,既然领导安排了,不如我们请专家来评评理,再录个电视节目。这样我帮你也有理由。"

"她不会同意吧?"

"当时我们请了律师、专家,让大家评理,录播了这个讨论节目。几个小时的大讨论后,她终于低了头,此后就再没来找我。"

望着被霓虹等点缀的高高的拱桥,和它水中的倒影,我又和他聊起了幸福的话题。

“幸福是什么?”——对他来说,就是过好未来的一万天(按距离八十岁时间来算)。他要在身体尚自如的日子里,去世界最该去的一百个地方看看。还有,留出更多的时间,给对自己最重要的人。

 

聚会的第三天游太湖。晚上的酒场自然是重头戏。因为明天就要分手,还不知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酒自然喝了很多,而且都喝多了,大家各自爆料他人的糗事,也许不那么真实,但都坦然接受,笑谈中重回大学时代。三十年我们处在不同的环境,有不同的经历,甚至对一些重大社会问题也有截然不同的看法。然而聚在一起,那种心情如夕阳下荡漾的北京植物园的湖水,美好甚至美妙。这荡漾着的情绪不只是青春回忆更是被彼此命运的融入,就像被拴在一个树上的众多风筝,不管飞到哪里都有连在一起的线牵挂着。这不是亲情,不是友情,是风筝般的同学之情。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