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苏鑫 > 从温州试点看民间金融生态的撕裂与再平衡

从温州试点看民间金融生态的撕裂与再平衡

从温州试点看民间金融生态的撕裂与再平衡  (苏鑫 李慧忠)

3月28日国务院正式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这对民间资本流向的动态预判无疑具有重要意义。去年的宏观紧缩、楼市调控以及外部市场需求萎缩使得民间金融生态难以为继,大量的中小型实体企业倒闭潮以及老板跑路的消息不绝于耳。而民间金融生态如何从“撕裂”中走向“再平衡”是我们亟需思考的问题!温州试点或许为我们提供了思考的方向。

一、为民间资本摘去“半地下化”的帽子

相对于实体企业而言,金融支持相当于营养系统。不同规模和性质的企业需要对应不同的营养系统。大企业,尤其是大型国企,由于其资金需求量级较大等原因需要大银行与之相对接;而中小型企业对于资金需求的灵活性更高,需要更加市场化的中小型金融机构相对接。

而我国长期的金融抑制使得营养系统发生严重的扭曲。一方面大型国有银行低息从老百姓的钱包里揽储融资,再极具倾向性的低息贷给低效率的国有企业;另一方面真正代表中国经济活力的中小型企业融资无门,只能求助于地下钱庄和高利贷。长久以来,庞大的地下金融早已作为维持中国经济增长的正常组成部分,但政府过去一直没有为其“正名”。而这次温州试点方案,无疑明确的肯定了民间资本对实体企业的积极贡献。“鼓励设立参股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小额贷款公司可改制为村镇银行”,这些措施本质上就是在建立与中小企业相配套的营养系统。

二、鼓励民间资本以专业投资机构的身份亮相

《温州试点方案》的第三条明确提出“发展专业资产管理机构。引导民间资本依法设立创业投资企业、股权投资企业及相关投资管理机构”。

过去,从投资的角度而言,民间资本最主要的投资渠道之一便是炒住宅,“温州炒房团”尤为典型。政府应对的方式就是限购、限价、限贷等“堵”的办法,结果是其他日常消费品价格暴涨,蒜你狠、豆你玩、糖高宗等投机现象不断上演;从融资的角度而言,高利贷和地下钱庄的高额利息与实体企业的微薄利润形成了天然的不可循环模式,“逆向选择”现象不可避免,即民间资本越来越多的放弃实体经济而转向投机市场。

现在,政府试图往这两个方向引导:第一、政府更希望民间资本重返实体企业;第二、政府更希望民间资本以更加现代化、更加专业化的形式进行投资,如产业基金、私募基金等形式。从“堵”转向“疏”的思维转换无疑值得庆幸,但更值得思考的是如何建立有效的利益疏导机制,包括资本市场的培育和完善。无论是养老基金进入资本市场、温州试点金融开放,或是引导民间资本进入保障房建设领域。政府能否设计出合理有吸引力的利益机制是关键之处!民资回巢实业需要政府出台有力的信贷优惠,相信今年小微企业将获得更多优惠政策。此外,民资以专业机构投资人的身份将使其投资行为更加理性,多一些专业分析,少许多投机色彩。长远而言,也有利于民间资本的健康发展。

三、从“增量管理”到“存量管理”,以及“分责于地方”

第一、政府注意力发生改变。据官方统计数据,我国的社会融资总量规模近乎85万亿。而以往中央对货币流通量的调控方式主要集中在调整存款准备金率以及新增信贷量领域,这种调控的思路更多的是“增量管理”思维。从今年前三个月的新增贷款量来看,月均量集中在7-8千亿元,明显低于预期。新增贷款不足源于贷款需求不足,贷款需求不足的背后是投资需求不足。此外,随着货币托媒现象的愈演愈烈,中央政府的注意力也不断从“增量”转向了“存量”,即越来越关注流通中的民间资本的动向。

第二、政府管理界面发生调整。《温州试点方案》的最后一条明确强调“清晰界定地方金融管理的指责边界,强化和落实地方政府处置金融风险和维护地方金融稳定的责任”。这实质上是要求地方政府承担风险防范责任。从政策操作层面而言,先在温州做试点,若能摸索出一套成功的民间资本管理模式,再推向全国,中央与地方政府皆大欢喜。但如果试点的结果是又回到“高利贷+炒房”的老路上,那么地方政府将承担主要责任。这种机制的设计客观上增加了地方政府的谨慎性。

 

四、有不动产投资惯性的民间资本该如何投资?

由于中国几千年的定住文明,人们对不动产有着天然的投资偏好,这种投资偏好不可能由于短期的限购行为而彻底改变。但由于目前住宅市场限购,我们即不能直接购买不动产,同时又想分享中国城市化为不动产带来的增值契机,我们该如何处理?

答案就在于不动产投资证券化产品。不同资金量级可对应不同的不动产投资品:①资金量级在1000万以上,有两种选择:直接购买实体商业地产,或是投资房地产基金。二者的收益都很可观,但风险点略有不同。直接投资商铺或写字楼的风险在于后期的运营,只要后期运营管理得当,租金收益和资产溢价都很丰厚。投资不动产基金,风险点在于对基金管理人的选择,只有那些具有较好专业性并且注重信用建立的基金管理人才值得投资;②资金量级在几百万左右,可投资房地产信托。一者信托公司有完备的风险把控体系,二者收益也较为可观;③资金量级在100万以下,可投资REITs。目前,由于REITs在国内被曲解为仅是开发商的融资工具而未推出,但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以及投融资渠道的打通,REITs也将成为普通大众的重要投资品之一,它将为最普通的投资人提供分享中国城市化为不动产带来的增值机会!

结束语

尝试、反思和调整是许多政策走向成熟的路径,民间资本管理政策也不例外。从民间资本发展大的方向而言,温州金融试点无疑是一次积极而且影响深远的尝试,无论是民间资本投资的方向或是形式,都有很好的指引。但是从政策执行层面仍有许多模糊地带,如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银行的具体规则以及审计权等问题并不明晰。其实早在“非公36条”中曾提及银行业对民资开放的问题,只是后来没有执行到位。值得庆幸的是4月1号到3号,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广西、福建等地就经济运行情况进行调研时,对中国金融业改革发表了较为罕见的“大力度”言论,并强调中央对打破银行垄断已经“统一思想”。 我们期待这一次“温州金融试点”的执行效果能超越“非公36条”。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