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图片来自网络)

 

- 03 -

街道的对话:站台与天命
 

--“出逃”站台

【我的目光不经意的扫在眼前的提示词“联想”上,只半分钟吧,怎么眼前的老头变成了小个子的有着“可爱眼泡儿”的中年人,这不是贾科长吗?】

S:这是涿州的鼓楼大街,看到这个牌楼(天下第一楼)了吧,是乾隆爷下旨建的。

贾:涿州古镇和我的老家汾阳一样有名。

S:最爱你的《站台》,表达出了我的青春记忆,结尾的画面让我难忘,水壶烧开了,奏响火车一样的呜呜声,崔明亮睡眼朦胧歪躺在盖有双喜字的沙发上,偏执的人却变得没有了声息。

贾:是的,崔明亮再也不会去看火车了,不再有那股热情了。 

 S:然而他们曾经热望过,有压抑不住的青春冲动,他们架着“大篷车”到小县城外的大世界去闯荡。

S:还有个镜头,也深深地打动着我,赵涛,对,就是你太太,穿着黄毛衣,伴着《是否》,在一管日光灯下,革命绿的背景中,起舞,跃身,旋转。

贾:最终他们都没有离开那个“站台”,县城里的生活,今天和明天没有区别,一年前和一年后同样没有区别。

贾:生命对他们来说就不会再有奇迹出现了,剩下的就是在和时间作斗争的一种庸常人生。

【这时耳畔响起歌声,“多少次的寂寞挣扎在心头,只为挽回我将远去的脚步,多少次我忍住胸口的泪水……”。我望到了科长在眼球打转的泪花。】

(此时,我想到表哥回复的淡淡的微信,争辩道)

S:其实人生不应这么悲观,你的电影也太悲情,他们即使一生都留在那个“站台”,也可以修炼出大格局吧,使自己的心灵不再平庸,而且,他们本可以像歌德一样“出逃”。

【我拼命回忆书中描写的场景,但就是想不起来,此时,石墨文档在眼前被点开,我镇静下来,读下去。】

S:1786年9月3日凌晨三时,37岁的歌德提起行囊,独自钻进一辆邮车,逃往意大利。

贾:是的,当时歌德在魏玛十年,政务繁忙,他焦虑于艺术灵感的枯竭,终于出逃到罗马。

。。。       。。。     

--驶向天命

S:人生就像是在不同管道中跳跃,如果钻入一个管道,不管我们怎样折腾都不能冲破,就是说人生的自由是相对的,有边界的,除非我们涌入进新的高能级管道。

S:我认为管道跃迁有很大的运气成份,比如我之所以能考入同济,是因为在河北负责招生的老师正巧在涿州工作过,班主任就动员我补充了志愿申请,填了唯一的重点大学,最终以学院最低分被录取。

【他好像没听到我说话,自言自语道。】

贾:人生有许多站台,每一个都有幸福的光环笼罩,可时间长了生活就会乏味,就会麻木,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选择留下还是逃离。

贾:我的同学们终究是一群被留在“站台”上的人,如同世世代代大部分的人。

贾:幸运中的有些人会选择下一趟列车离开,极少数人,像歌德一样,去过很多的“站台”,经历了丰富的人生。

S:选择下一趟火车,如果不是运气,还有别的动力吗?

贾:年轻时来自爱情或梦想,中年可能是事业心或丰富经历,而老年呢?这些都暗淡了,唯有激发好奇心,点燃好奇心的,可能是苦难等积蓄在内心的一种情绪,情绪不是个坏东西,它有很高的能级,激发我们突破用理性选择时,无法越过的鸿沟,就像七十四岁经历了爱情悲歌的歌德,被点燃了生命活力。

S:你看歌德什么都想经历,但有一个主线没变,就是诗歌的冲动一直伴随他,当他意识到沉浸于一种生活方向(某个“站台”),将要失去自我时,便“猛然地回头,再返于自己的中心”。

贾:歌德清楚知道诗歌是他的天命,每一个新的“站台”,不过是给予他新的启示,指引他乘坐下一趟列车,驶向天命的终点。

(歌德写完《浮士德》第一部分后,又孕育43年,才于八十三岁时写完第二部分。)

 

- 04 -

与智慧长者的对话
 

【我看不到自己的脸,但能看到自己的手,拄着我父亲曾用过的拐杖,歌德再一次精神矍铄的出现在我面前】

--艺术平衡痛苦

歌德:你也终于老了,和我有一样多的皱纹,也许有很多故事了吧,这样可以说一说我们都能听懂的话了。

S:你说过自己的人生充满坎坷,是如何平衡的呢?

歌德:面对痛苦时,我会转化为一首诗,以此为自己作一个了结,使内心得到安宁。

S:贾科长可以拍成电影,但我对艺术一窍不通。

歌德:没关系,你可以写,随便记录什么,时间长了就能找到与自己内心对话的频道,写出来后,就能平静些。

S:还有其他方式吗?

歌德:建立人与自然的连接,克服人与自然的异化,这点儿要向中国传统文化学习,人生修行的一个目标就是天人合一。

歌德:这样我们就能像海顿的交响乐一样做到高贵的质朴与宁静的巨大。

--真实的生活塑造自己

歌德:我听到你们对人生“站台”的讨论,其实每一个“站台”都有接地气的生活,离开了真实生活,任何艺术苍白无力,任何人生都是轻飘飘的。

S:我想问您一个问题,二十年前我没有“润出去”,是正确的选择吗?那时很多人都倍感压力与痛苦。

歌德:我不喜欢网络语言,你是说移民吧?当时很多人去了美国,也有到德国的,这是每个人的选择,无可厚非。

歌德:你们经历的已经是人类少有的和平时期了,我生活在“马鞍时代”,经历了七年战争、法国大革命及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终结等历史大事件,你们是人类历史上少有的幸运一代啊。

歌德:其实不管多么艰难的环境都是中性的,关键是你想要成为什么人?

【他平静地望着涿州辽代南北双塔,语气坚定有力。】

歌德:问题不在于我们接受了平庸的生活,而是我们在平庸的生活中塑造怎样的自己,就像萨特说的,用行动来回答你是怎样的人。

。。。       。。。     

--远离愚蠢的活力人生

S:在我心目中,您是智慧老人的代表,是如何保持年轻的心力和活力人生的呢?歌德:源于强烈的好奇心,这是生命的动力来源。

S:如何让好奇心的火焰熊熊点燃,即使到了老年?

歌德:启发好奇心的,是依靠对自己生命的爱,并非是自我迷恋,它意味着对自我生命的强烈认同和深刻关注。

(耳畔有声音解释:关注自我生命的练习很简单,每天睡前可试想自己的灵魂飞到屋顶观看着自己的躯体在干什么。)

S:就是说要相信命运,体验每一个平凡的“站台”,寻着天命的启示。

歌德:对,这样我们就有了一条富有创意,并且被一种超人的意志引导着的自我发展之路。

歌德:针对当下的环境,我把自传中的箴言赠予你吧:

痛苦是一种常态,我们经历再多的苦难,都是一种修行,正是付出了足够的代价,才成为心目中的我(自己)。


 

 
话题:



0

推荐

苏鑫

苏鑫

277篇文章 22天前更新

高和资本董事长,中国房地产界资深人士,曾任SOHO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其领导的SOHO中国销售团队创造了中国房地产界营销的神话。2009年苏鑫开创了中国首支人民币商业地产私募股权基金——高和资本,专注于投资商业地产。苏鑫先生毕业于同济大学,后又荣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位。苏鑫先生还担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房地产同学会会长等职务。

文章